文章

十七檔失落的展覽

上世紀,活躍於巴勒斯坦創作界別的各種各樣藝術家形成一股新銳的力量,透過其作品表達的意象,將巴勒斯坦帶到國際舞台;而他們的吶喊,亦令巴勒斯坦的故事、爭議和問題,獲國際認真傾聽。現代及當代巴勒斯坦藝術,由是成為重要圖騰;可惜,其複雜而分歧的政治背景,亦令當地的藝術遺產長期遭受破壞,部分更散軼不全。巴勒斯坦藝術的散失,不僅限於個別藝術品,而是涉及分佈於全球各地多個經由策展人安排展出的巴勒斯坦藝術作品系列,它們一個接一個地散失,形成了某種模式,啟發巴勒斯坦博物館最新的研究項目:「17檔失落的展覽」(Seventeen Lost Exhibitions)。
 
創辦初期,巴勒斯坦博物館定位為巴勒斯坦文化新機構,以發掘和推廣巴勒斯坦經驗的多元敘述和主張為己任,旨在為這些富爭議性的議題,建構一個討論和創意演繹的平台。博物館的其中一個重要功能是提供合適的空間,予相關人士研究及討論圍繞巴勒斯坦創意工業衍生的複雜議題,以及創意工作者和藝術家普遍面對的問題。「17檔失落的展覽」由博物館職員主導,並透過近期以雙月刊形式發表的通訊,報告研究進展,是巴勒斯坦博物館首個深入探討巴勒斯坦藝術家及機構在面對今昔困局時,如何掙扎求存的研究項目。
 
通訊特別聚焦於一系列由1970至2014年於巴勒斯坦及海外舉行的藝術展覽,參加者包括享譽國際和名不見經傳的巴勒斯坦藝術家。因為不同原因,參展作品在展出後消失無蹤:有部分展覽更是全部展品集體散失,大部分遺失作品此後再不復見。有關這些作品緣何散失,以至它們的下落和涉事單位的討論,經過長時間的滅聲後,最近再度被提起,成為探討巴勒斯坦文化現狀所勾起的一個爭議性話題。在這背景下出版的通訊,因對事件的偵查較過往其他同類項目深入,而被視為大膽的舉措──尤其是研究無法保證能成功追討任何已失落的畫作,甚至找出它們確實的所在地。
 
即使相關展覽的基本資料也得來不易,主要因為相關的書面證據缺乏;而藝術品難以追尋的原因,正正在於大部分個案不僅畫作本身,連相關的文件檔案也在展覽結束後不知所蹤。結果,博物館團隊只好設法利用藝術家、策展人及其他籌辦展覽人士的證詞,重組藝術品散失的經過。這些證詞有時互相矛盾,部分言詞更反映各人對藝術品的命運,以及事件的處理手法怨聲載道,激起持續的爭端。由於缺乏書面紀錄,研究人員需反復斟酌受訪者的敘述,試圖演繹一個能廣納百川而又貼近現實的說法,但未有一個版本能得出決定性的結論。
 
殘缺不全的文獻、無法索閱的檔案,以及普遍混亂的籌組工作,多年來一直困擾博物館和巴勒斯坦文化產業。在機構和個人需於複雜而矛盾的政治背景下運作,明知一刻的平靜隨時不堪暴力和亂局打擊的情況下,導致這個膠着狀態也就毫不出奇了。但至少,是次調查顯示這艱難的局面可以而且應該處理得更好。也許,支持這研究項目最重要的原因,是確保同類事件不再發生,以此證實巴勒斯坦在保育藝術遺產方面,必須一改過去的陋習。
 
博物館選擇在此時正視事件,首先基於推進調查、重啟藝術品追尋工作的決心。此舉並非為藝術品的原創者討公道,而是為巴勒斯坦公眾謀福祉,因為他們從未欣賞過那些本是屬於巴人社群的藝術品。博物館對失落的展覽感興趣,源於其心繫巴勒斯坦歷年散失的文物。我們希望調查能發掘更多資料,指引我們追尋1948年巴人被逐出故土時失落的藝術品。研究的第二個動機,則是對過去的展覽進行調查,找出錯誤和問題的癥結,好讓巴勒斯坦同業從中學習,避免再犯。觀乎巴勒斯坦的政治狀況依舊,未來當地藝術和博物館也許命途多舛,但我們將繼續推行同類研究,以鞏固基礎,努力開拓更好的前景。

過去幾年,不少巴勒斯坦藝術家在境外參與了一些展覽。可惜的是,大部分展覽於今音訊杳然,展出作品亦已不知所終。眾人不禁不斷揣測這些藝術大作的命運,而歸咎多個組織與不同人士的指責之聲亦不絕於耳。在最近由巴勒斯坦博物館進行的訪談中,藝術家認為作品失蹤主要是由於策劃不善以及錯誤估算時機所致。如果將這兩個原因,加上以色列政府沒收展品並造成無法挽回的破壞行為,便能發現如今的情況是亟待補救的。這些散軼的作品代表巴勒斯坦視覺歷史的重要部分,如果巴勒斯坦民眾未能接觸這部分的歷史,將會是他們的一大遺憾。


在本期巴勒斯坦博物館雙月刊通訊中,我們嘗試回憶部分已消失的群展。本通訊並無觸及訪談中提到的個人展覽,亦無涵蓋1948至1967年佔領期間所散軼的個人作品。本期通訊僅旨在邁出第一步,為這個需要深究的議題吸引更多關注。

倫敦展覽 — 1976年

Image: Nabil Anani and Sliman Mansour at the entrance of the Tattershall Castle yacht, London, 1976.
圖片:Nabil Anani and Sliman Mansour at the entrance of the Tattershall Castle yacht, London, 1976. Courtesy of Nabil Anani's personal archive.

1970年代舉行的倫敦展覽屬首批於西半球舉行的巴勒斯坦藝術展覽。展覽於泰晤士河上的塔特歇爾城堡(Tattershall Castle)遊船上舉行,由社運家Leila Mantoura籌劃,共展出30幅畫作。參與的藝術家包括Sliman Mansour、Nabil Anani、Isam Bader、Khalil Rayan、Leila Al-Shawa、Kamel Al-Mughanni、Isma’il Ashour以及Khalil Dadah。展覽完結後,作品保存於約旦國王遺孀迪娜王后 (Queen Dina) 名下的傳統服飾店中,直至找到將之運回巴勒斯坦的方法為止。但不久服飾店結業,雖然藝術家不斷嘗試找尋作品的下落,依然無法得知作品的命運。

美國展覽 — 1977年

Image: A painting by the late artist Isam Bader.
圖片:A painting by the late artist Isam Bader.

此為首個展出巴勒斯坦佔領地區藝術家作品的美國展覽,展覽由八個美國州份的亞拉伯國家聯盟合辦。參展的15名藝術家包括Jamal Badran、Samira Badran、Isam Bader以及Sliman Mansour。展出的作品從未歸還予原作者,整個展覽就此消失無蹤。

巴勒斯坦國際展覽 — 1978年

Image: A rare look at the exhibition catalogue.
圖片:A rare look at the exhibition catalogue.

展覽由駐巴黎的巴勒斯坦解放組織 (PLO) 代表Ezzeldin Kalak發起,於當地籌辦,並預計於全球巡迴展出,作為設立永久巴勒斯坦博物館的起點。177位巴勒斯坦及國際藝術家共捐出194幅畫作以及一系列雕塑,供博物館展出,當中更包括法國藝術家Claude Lazar的作品。展覽於貝魯特亞拉伯大學 (Beirut Arab University) 開幕,個別作品其後移師巴黎東京宮當代藝術館 (Palais de Tokyo Contemporary Art Museum) 及德黑蘭博物館展出。此外,1981及1982年在挪威舉行的展覽亦有展出此系列藏品。1982年以色列侵佔貝魯特期間,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的媒體辦公室被炸毀,致令展覽相關文件及其他物品散軼。其後,有關藝術品下落的指控由四方八面湧來,部分藝術家稱曾經見過藝術品為某團體收藏,其他人則指藝術品已經於巴黎售出,眾說紛紜,謎團至今未解。

加沙展覽 — 1979年

Image: An artwork by Sliman Mansour, lost in this exhibition.
圖片:An artwork by Sliman Mansour, lost in this exhibition.

展覽由已故政治人物Haidar Abdel醫生推動,於加沙紅新月會 (Red Crescent Association) 舉辦,以慶祝巴勒斯坦兒童週 (Palestinian Child Week)。展覽展出40件作品,參展藝術家包括Karim Dabah、Isam Bader、Nabil Anani、Fathi Ghaben、Rihab Al-Nammari以及Sliman Mansour。在展覽開幕的前一晚,作品被存放於紅新月會圖書館中,準備翌日移至展覽廳。但期間穆斯林兄弟會於加沙示威,酒店及旅遊景點被焚,圖書館亦遭燒毀。根據Sliman Mansour指出,他的名作〈Lina Al-Nabulsi〉亦在事件中付之一炬。藝術家趕到現場時,畫作已被烈焰吞噬。

莫斯科巴勒斯坦展覽 — 1979年

Image: A painting by the late Mustafa Al-Halaj.
圖片:A painting by the late Mustafa Al-Halaj.

展覽由巴勒斯坦解放組織及巴俄友誼協會 (Palestinian-Russian Friendship Society) 合作舉辦,參展藝術家包括Mustafa Al-Halaj、Kamel Al-Mughanni、Ismail Shammout、Tamam Al-Akhal、Ibrahim Hazima、Sliman Mansour以及Nabil Anani。展覽於莫斯科展出後移師貝魯特,作品從此下落不明,至今未曾歸還予藝術家。

貝魯特Karama 藝廊 — 1982年

Image: A Yassir Dweik painting.
圖片:A Yassir Dweik painting.

展覽由已故巴勒斯坦藝術家Ismail Shammout策劃,參展藝術家包括Sliman Mansour、Nabil Anani、Zuhdi Al-Adawi以及Yassir Dweik。1982年以色列侵佔貝魯特期間,展覽舉行的大樓遭轟炸,所有作品俱已散軼。Khaled Hourani其後指曾看見Sliman Mansour、Zuhdi Al-Adawi及Yassir Dweik的畫作掛於貝魯特一民居中,而相關藝術家全不知情。根據Shammout遺孀及藝術家Tamam Al-Akhal指出,Ismail Shammout從瓦礫中拯救出另一批畫作,當中包括日本及東德藝術家的作品。Akhal指:「我們的房子被炸毀,因此該25幅畫作暫時存放在貝魯特Al-Faihaa Building中,由Ali Al-Gharib保管。但我們想取回畫作的時候,Al-Gharib卻指自己不知道作品的下落,更稱畫作已經被盜。」

科威特展覽 — 1986年

科威特展覽為配合「耶路撒冷日」而舉行,由已故巴勒斯坦政治人物Faisal Husseini籌劃。根據Sliman Mansour指出:「我們聽聞展覽十分成功,部分畫作已經出售;但我們從未收到相關款項,未出售的作品也沒有歸還。之後,我在一個拍賣會上竟然看見自己的畫作被拍賣,讓我吃驚!」

意大利展覽 — 1988年

Image: A Taysir Sharaf painting.
圖片:A Taysir Sharaf painting.

展覽於羅馬舉行,由知名意大利社運家Luisa Morgantini發起,與一群自稱「Kuffiyeh」的意大利藝術家及巴勒斯坦合作舉辦。展覽展出30件由巴勒斯坦藝術家創作的作品,包括Taysir Barakat、Vera Tamari、Karim Dabah、Adnan Al-Zubeidi、Taleb Dweik、Awad Abu Armaneh以及Taysir Sharaf。展覽於曾意大利多個城市巡迴展出,但至今下落不明,不少人正努力找尋展品所在。

希伯崙大學巴勒斯坦週專題展覽 — 1989年

Image: A Khaled Hourani painting.
圖片:A Khaled Hourani painting.

於希伯崙大學 (Hebron University) 舉行的展覽屬於以巴勒斯坦文化遺產為題的展覽之一,參展的巴勒斯坦藝術家包括Khaled Hourani、Issa Abeiduh、Nabil Anani、Sliman Mansour以及Taleb Dweik。可惜展覽遭以色列佔領部隊以作品「煽動群眾」為由闖入,並將作品沒收。軍隊亦拘捕了藝術家Khaled Hourani以及當時希伯崙大學學生會主席Jibril Bakri。藝術家Issa Abeiduh向以色列籍的希伯崙市臨時市長Zamir Shimesh投訴後得以取回部分個人畫作,但其餘作品下落仍然未明。works.

日內瓦/意大利:6X2展覽 — 1990年

展覽由兩個藝術家在拉姆安拉與加沙的工作室發展而來,並於日內瓦舉行。展覽其後在駐意大利巴勒斯坦解放組織代表Nimer Hammad的監督下移師意大利Magione展出。展覽展出30幅作品,參展藝術家包括Khaled Hourani、Sliman Mansour、Hosni Radwan以及數名意大利藝術家。但其後展品再無歸還,藝術家也不知道其下落。

多哈/卡塔爾展覽 — 1996年

展覽於1996年在卡塔爾的巴勒斯坦週舉行,由Faisal Al-Husseini籌劃,與攝影展、卡通展及兒童繪畫展同期舉辦,旨在為耶路撒冷籌款。展覽共展出40幅作品,包括Sliman Mansour的畫作。但是現今只餘其中十幅傳世,其餘作品仍然不知所終。此外,攝影展的作品也同樣不知所終,而兒童繪畫展的展品則獲全數歸還。

自畫像展覽 — 1996年

Image: The exhibition catalogue, from the Nabil Anani Archive.
圖片:The exhibition catalogue, from the Nabil Anani Archive.

展覽由「Sabreen」樂隊聯同法國文化中心於耶路撒冷Al-Wasiti 藝術中心 舉行。展覽展出多位藝術家的畫作,包括Sliman Mansour、Nabil Anani、Taysir Barakat、Jawad Al’Malihi、Fayez Al-Sirsawi以及Khalil Rabah等。展覽其後移師海外舉行,畫作就此消聲匿跡,至今下落不明。

《巴勒斯坦製造》展覽 (‘Made in Palestine’ Exhibition) — 2003年

An Artwork by Rula Halawani
圖片:An Artwork by Rula Halawani

展覽原定於美國巡迴展出,共有23位巴勒斯坦藝術家參展,包括Zuhdi Al-Adawi、Taysir Barakat、Rana Bishara、Mirvet Issa、Ashraf Fawakhiri、Samia Halabi、Mustafa Al-Halaj、Jawad Ibrahim、Emily Jaser及Vera Tamari等。展覽展出雕塑、陶瓷、攝影及油畫,首站為休斯敦,其後移師三藩市舉行。當時更有不少評論指其為年內美國展出陣容最鼎盛的展覽之一。儘管展覽原定巡迴至另一州份展出,但基於物流問題,致展覽中途停止,並在休斯敦Station Museum一站後被迫結束。根據參展藝術家指出,部分畫作遭低價賤賣,幸好大部分作品仍存放於博物館內。

瑞士Martini展覽《巴勒斯坦:文化與和平之匙》(‘Palestine, Key to Culture & Peace’) — 2005年

Image: Artist Hosni Radwan at the opening of the exhibition. A photo from his personal archive.
圖片:Artist Hosni Radwan at the opening of the exhibition. A photo from his personal archive.

此次展覽配合Hosni Radwan的個展舉行,集合多位巴勒斯坦藝術家創作的40餘件作品。參展藝術家包括Ra’ed Issa、Muhammad Al-Hawajiri、Muhammad Abu Sal、Khaled Hourani以及Taysir Barakat等人。鑑於作品在運離巴勒斯坦前並無向以色列登記,因此展覽完結後,主辦單位未能將作品送回當地。Hosni Radwan指該批作品現存於Yahya Zalum名下位於倫敦的藝廊,等待獲准送返巴勒斯坦。但Hosni Radwan表示:「根本沒人嘗試安排運返作品,我們也沒有收到相關消息。」

貝魯特展覽 — 2009年

Image: An artwork by Samir Salameh.
圖片:An artwork by Samir Salameh.

巴勒斯坦文化部與黎巴嫩文化部合作籌辦是次展覽,以配合貝魯特為慶祝亞拉伯文化之都耶路撒冷而舉辦的活動。展覽於貝魯特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舉行,展出五位藝術家共20幅作品。參展藝術家包括Sliman Mansour、Samir Salameh、Hosni Radwan、Khaled Hourani以及Muhammad Saleh Khalil。雖然當中兩位藝術家為巴勒斯坦文化部僱員,但作品於展出後仍然下落不明。Muhammad Saleh Khalil指:「畫作目前存放於駐貝魯特巴勒斯坦大使館,但要將它們運回巴勒斯坦還是需要人力物力的。」Radwan又指他們已經盡力,更曾向經濟部申領運送經費未果。他表示:「作品仍然存放在大使館中,直至我們有能力將之運返為止。」
 

文化部藏品

Image: An artwork by Kamel Al-Mughanni.
圖片:An artwork by Kamel Al-Mughanni.

文化部於1990年代成立,其後一直專注於建立巴勒斯坦藝術家藏品系列,承諾於每個由該部門贊助的展覽中購入最少一件作品。成立未幾,文化部已擁有藏品50餘件,當中包括自貝魯特駐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移送的前代藝術先驅作品。系列涵蓋Kamel Al-Mughanni、Taleb Dweik、Awad Abu Armaneh及Sliman Mansour的作品,更有不少原版藝術海報,以及由突尼斯歸還的巴勒斯坦文獻。雖然如此,文化部並無盤點、分類或正式記錄任何藏品。縱然於2002年佔領期間,文化部大樓曾遭以色列軍隊掠奪及破壞,但文化部藏品依然保存完好——反而藝術家Muhammad Saleh Khalil指,藏品其後於文化部儲存室憑空消失,再也無人知曉其消息。

 

Jack Persekian為巴勒斯坦博物館館長兼首席策展人。

版本

作者

Jack PERSEKIAN

主題
文章
日期
2015年4月1日 (星期三)

相關內容

AAA Project Space, Archiving Materials
文獻庫推出全新線上刊物《藝文》
新聞稿

文獻庫推出全新線上刊物《藝文》

逢星期一,亞洲藝術文獻庫會刊登新評論和專訪,以及介紹研究館藏內的精選項目

PastDisquiet_talk_list
過去的焦慮:從文獻至(臆測的)展覽史 | Kristine Khouri及Rasha Salti
活動

過去的焦慮:從文獻至(臆測的)展覽史 | Kristine Khouri及Rasha Salti

2016年10月17日 (星期一)
下午7時至8時

kkhomelist.png
駐場計劃 | 駐場計劃 | Kristine Khouri
活動

駐場計劃 | 駐場計劃 | Kristine Khouri

2019年5月25日至6月12日

rashasalti-homelist2.jpg
Rasha Salti | 策展人作為鴨嘴獸:自我批判筆記
活動

Rasha Salti | 策展人作為鴨嘴獸:自我批判筆記

2019年6月3日 (星期一)
下午7時至8時3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