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

Nonny de la Peña 與林一林對談

Nonny de la Peña:回顧90年代中期,你當時居於廣州,並在一條繁忙的街道上建了一堵磚牆,然後逐塊移動它。能否請你描述一下,本次虛擬現實的體驗與初次演出的感受有何不同?

 Lin Yilin:這次有幸通過AAA和你合作,非常難得。我記得在紐約的Emblematic公司看這個VR試版,感覺非常新鮮,印象深刻。但它很難和我當時在廣州的情景重合,其實也不可能,正如古希臘的哲學家赫拉克利特所說:「你不能兩次踏進同一條河流」。況且現實中的一條馬路和虛擬現實的情景是兩條「河流」,亦即是兩種性質不同的空間。空間的物理性差異對我而言涉及到回憶、意識和再認識的不可調和。對於身體,兩者最大的差異是當時行為的實現要付出巨大的體力和現在操縱VR要遵循設定的規則。但兩者的目標是一致的,就是要把那堵墻搬過馬路。有意思的是在VR中我沒完成這個過程,這一點說明我是一個難以遵循規則的人。

圖片;Nonny de la Peña | 通道 ── 林和路上一堵牆的命運
圖片;Nonny de la Peña | 通道 ── 林和路上一堵牆的命運

NDLP:這個演出不只虛擬,參與者也並非在室外體驗本作品。相反地,本次項目在會議中心裡的藝術博覽會內進行。普遍來說,我為人們所創造的體驗環境可以是由電影節至博物館等任何地方,但目標不離帶入主觀感受,並在虛擬的環境下引發「真實的」的同理心。這個目標如何和你作品的宗旨交集?有什麼理想條件能讓觀眾真正感受到自己的身體?

LYL:在藝術博覽會展示這個 VR 作品,一方面,有關這個作品的信息得到大量的傳播;另一方面,博覽會裡龐大的觀眾人流與 VR 參與式的人數限制形成很大的現場反差。就如我當初在大街上的行為,觀眾也是少量的朋友、路人和旁邊工地的工人,作品的傳播靠時間推移。我的藝術實踐沒太考慮受眾的層面,我只是想讓某些事情在某些地方發生,然後看看這件事情在後來是否繼續得到反饋。我後來的一些行為也帶有觀眾參與的成份,讓觀眾經歷一些非常規的事情,這和 VR 的特性是相似的。

NDLP:我們第一次討論這個項目時,我猜想你原先創作的目的在於抗議無節制的城市發展。但你回應指其實是受「牆壁擁有生命」這個想法啟發。你可以就這個想法多講一些嗎?你覺得這次虛擬化的演繹和體驗能否表達原先的藝術概念?

LYL:平時我對社會現實有批判情緒,但在作品中更喜歡挖掘行為的潛能和各種可能性。90 年代我反覆使用磚構成墻的不同形態,這些墻也是某種隱喻——社會結構、生物或主客體的世界。我不確定虛擬化的演繹是否能表達原先的藝術概念,在這件 VR 作品中,觀眾的參與成了第一要素,但他們的操作被規範了。關於觀眾如何成為藝術家,我認為並不是這件 VR 作品能完成的任務,但這種虛擬的體驗很深刻,也是一種夢,它能打開觀眾理解原作的另一扇門。

NDLP:在描述《安全渡過林和路》時,你談及建立一堵「移動的牆」的衝動。在虛擬現實重演中,如首次演出般,這個概念被付諸試驗,關鍵詞同樣是「安全」,因為兩個版本都是把磚(和自己)在避開交通的情況下安全地移動過繁忙的道路。這就是為何我選擇重新創作你的作品,因為它有潛質讓觀眾在安全的情況下和虛擬現實中的自身互動。

LYL:安全是 90 年代中國馬路上交通很大的問題,當然這個作品的題目也是我做完以後才取的。林和路是通往附近火車站的必經之路,通過的汽車非常多,是否能順利完成這個作品是我那時最擔心的問題。這裡的安全還有另外的指向,當時沒有任何人或警察來中斷我的行為。在 VR 中的體驗很有趣,有時汽車直接往墻和觀眾身上撞,墻倒了,人也會嚇一跳。

NDLP:在透過亞洲藝術文獻庫的館藏搜索你的作品時,我了解到你當時常駐中國廣州,並創作了《安全渡過林和路》。當時你居住和工作的地方皆深受很多轉變的影響。你認為虛擬現實的演繹有否回應當時的情況,以及中國和亞洲各地的現況?

LYL:不論 VR 還是別的門類,從藝術方面,我肯定不會滿足於簡單模擬當時的情景或異國的風貌,因這些都不難達到。任何好的創作,都是對外部世界深入了解後運用獨特形式或語言表達的結果。

NDLP:作為你作品中的雕塑元素,除了牆外,身體 ── 一個真正的身體──連接了兩件作品。你曾在親身體驗《林和路上一堵牆的命運》後觀察別人的體驗,並評論目睹別人演出你的作品是一件美事。我當然把是次項目視為與你的合作,但這種經驗如何改變你對觀眾在作品中成為潛在合作者的觀念?

LYL:大多觀眾通過錄像記錄看到我的這個行為,他們都是在這個過去的時空以外。當然後來的我也是一樣,僅僅多了記憶的意識。VR 的再現,提供了另外一個時空,對於看過錄像的觀眾,參與 VR 的行為是另一種真實的經歷,我認為夢是真實的。當看著別人忘情地動手動腳在體驗 VR 時,我猶如在看一個夢遊者,非常富有詩意。

NDLP:你為什麼一開始會允許我用虛擬現實重現你的作品?你認為虛擬現實可以如何豐富這件本已意義重大的藝術作品?

LYL:開始時我不確定用 VR 重做這個作品是否合適,通過和你交談後確知我的身體形象不會出現時,明顯的觀眾參與這會區別於原來的錄像記錄。如何用 VR 豐富原作,這可能不是我的思路,就像小說改編的電影或將老電影翻拍的新電影,都要找到新版本存在的理由。可能這樣豐富原作的思路會有更大的價值,也可作概念的更新和添加新的元素。

NDLP:我常被形容為虛擬現實的「先鋒」,但隨著媒介與科技的發展,虛擬現實的世界正不斷變化。當我通過虛擬現實的科技演繹這件已存在、並被「檔存」為 90 年代中國藝術史上重要的作品時,我開始以不同的方式認知時間和空間。能談談你怎樣看科技在藝術裡的定位嗎?又,經過是次體驗後,你的觀點有沒有任何改變?

LYL:在這方面,希望日後還有機會向你討教。科技與藝術,這個題目很大,已存在很多的專著。我用身體做的行為都很簡單,不要說科技了,連技巧的訓練都不需要。但我對新的科技抱有很大的好奇心,藝術和科技是一個共生的關系,只是用不同的語言解釋同一個世界。平時我從不會想到要利用科技的手段進行藝術創作,當這些手段能化作思維方式時,我就會有可能涉獵這方面了,創作的激情也悠然而生。

NDLP:你希望是次虛擬現實的項目如何進一步發展?

LYL:我希望更多的觀眾能體驗這件 VR 作品,它不僅僅是個遊戲,同時也是一個時空機器,讓人們「回到」90 年代廣州的某條馬路,動手做一件稱為藝術的事情。

NDLP:你會再次通過虛擬現實這個媒介創作嗎?你認為這是未來藝術家在創作上一個可行的選擇嗎?

LYL:我希望很快有機會和條件做一件 VR 作品。VR 肯定是某些藝術家的選擇,前題是這類技術變得更容易獲得。藝術創作是要掙脫各種的束縛,技術也是一種束縛。

版本

作者

Nonny de la PEÑA

LIN Yilin, 林一林

主題
對話
日期
2017年9月18日 (星期一)
引用
Nonny de la PEÑA and LIN Yilin, 林一林, Nonny de la Peña 與林一林對談, 2017年9月18日 (星期一)

相關內容

AAA Project Space, Archiving Materials
文獻庫推出全新線上刊物《藝文》
新聞稿

文獻庫推出全新線上刊物《藝文》

逢星期一,亞洲藝術文獻庫會刊登新評論和專訪,以及介紹研究館藏內的精選項目

15invitations-nonnydelapena-list.jpg
15份邀請 | Nonny de la Peña | 通道 ── 林和路上一堵牆的命運
活動

15份邀請 | Nonny de la Peña | 通道 ── 林和路上一堵牆的命運

2017年3月

passageSS4_s
Nonny de la Peña | Passage: The Life of a Wall on Lin He Road
活動

Nonny de la Peña | Passage: The Life of a Wall on Lin He Road

2017年12月15(星期五)至22日(星期五)

K_15invitations_logo
15份邀請
活動

15份邀請

2015年4月至2017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