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eha Ragavan 探討一幀攝於卡蘇裡藝術中心工作坊的相片,Geeta Kapur、Meera Mukherjee 和 Gogi Saroj Pal 三人於相中席地對談

 

Geeta Kapur, Meera Mukherjee, and Gogi Saroj Pal at the Kasauli Art Centre Artist Workshop
圖片:: Geeta Kapur、Meera Mukherjee 與 Gogi Saroj Pal於卡蘇裡藝術中心工作坊

過去一年,我一直思索一個問題:文獻庫能如何捕捉女性對藝術領域(或更宏觀而言的文化領域)看似難以描述、但其實豐富且不可或缺的貢獻?

這是一個複雜的範疇,原因有三:

  1. 文獻庫該如何界定女性「作品」?
  2. 有關女性藝術工作者的文獻多從缺,在這種情況下,我們該如何建構這些文獻庫?
  3. 如果我們採取女權主義者的格言「個人即政治」為方針,那麼女性藝術工作者 的文獻庫會以什麼面貌呈現?

這幀相片(由左至右)捕捉了 Geeta Kapur、Meera Mukherjee 和 Gogi Saroj Pal 三人於 1978 年在 卡蘇裡藝術中心工作坊進行對話的瞬間。該中心由 Vivan Sundaram 於 1976 年 創立,致力於促進印度文化界發展。不同的藝術家、批評家、建築師、劇作家和電影製作人士於該中心聚集,並共同參與露營、工作坊和研討會等活動。(亞洲藝術文獻庫的研究館藏「今生他世」載有 1976 至 1985 年間有關工作坊和居所的相片紀錄)

作為一個實踐和教學的模型,工作坊一直都是對話和社區形成的重要場所。其中,社區形成在啟發創作的同時,亦為其提供養份。Meera Mukherjee 幾乎時代錯置的的存在——無論是在相片、卡蘇裡工作坊,抑或是文化場域中的存在——至關重要。她的作品(包括雕塑及寫作)呈現出一個藝術家橫跨藝術與工藝的極端例子,在與工藝和民間藝術的連接中,超越了民族誌性質的凝視和現代主義重視「挪用」(appropriation)的本質。

這幀相片完美地捕捉了一些文化場域根本的複雜性——女性在藝術中身份多元︰同時作為批評家的策展人、同時作為工藝師的藝術家、藝術家……她們都活躍於對話之中 (這當然不是在以莫奈名作《草地上的午餐》的角度回看這種情景),談論著「女性藝術家」 (Meera Mukherjee 的情形則是工藝師)如何在其餘體力勞動者工作時陷於休息;還有與這相關的,是手工藝如何作為藝術領域的軟肋。

 

Sneha Ragavan 是亞洲藝術文獻庫駐印度研究員

在 Twitter上關注《藝文》。

版本

作者

Sneha RAGAVAN

主題
館藏推介
日期
2017年7月3日 (星期一)

相關內容

01 Front Cover, VG London, 1969
Geeta Kapur與Vivan Sundaram檔案
館藏

Geeta Kapur與Vivan Sundaram檔案

AAA Project Space, Archiving Materials
文獻庫推出全新線上刊物《藝文》
新聞稿

文獻庫推出全新線上刊物《藝文》

逢星期一,亞洲藝術文獻庫會刊登新評論和專訪,以及介紹研究館藏內的精選項目

Kasauli Art Centre Artist Workshop
Kasauli Art Centre Artist Workshop
1 圖片

Kasauli Art Centre Artist Workshop